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邓维东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实现新疆美术跨越式发展

——专访邓维东

2015-07-10 17:12:4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黄山
A-A+

  邓维东,1955年生,湖南郴州人。先后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西南大学美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研究生班。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民族美术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新疆美术家协会主席,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及国际间艺术交流。主要作品时《榴红正秋时》、《塞外春曲》、《火焰山下是故乡》、《云中高塔》《苍茫云海间》、《遥望昆仑》等,入选第八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美展,“中国画名家学术邀请展”,“中国画名家彩绘联合国作品展”,“2008奥林匹克美术作品大展”,“第四届东亚美术作品交流展”,“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作品大展”等多项美术大展,多幅作品获得奖项,曾荣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颁发的“天山文艺奖”。

  近年来应邀赴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以及印度、日本、越南等国讲学、办展。多幅作品被国内外美术馆、博物馆收藏。曾出版《速写研究》《邓维东印象。西部山水写生集》《中国画名家邓维东》《中国美术家大系--邓维东卷》等多部画册。

  《新疆艺术》(汉文版):我们知道采访您的记者多得很。您在中国文艺界,特别是在中国美术界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但今天我们想研究和探讨的是一个有目共睹的文化现象:自从您执掌美术阵营的“帅印”、成为新疆美术掌门人之后,新疆美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以说是实现了跨越式发展。那么,是什么推动了这一切?

  邓维东(新疆美术家协会主席):我两次当选美协主席、做美协工作快13年了。这些年对新疆的美术如何发展,怎样提高服务水平,如何提高新疆美术在全国的分量,是我多年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实践证明,我的思路、大的方向是对的。

  《新疆艺术》:您能否谈谈这方面的思考,您对新疆美术这十几年发展的定位,如何将新疆美术推向了全国,包括您在创作上的一些探索,我们认为是很值得大家来研究和探讨的。

  邓维东:我2001年当选新疆美术家协会主席,我当选的时候就在想,新疆美术是解放以后发展起来的,具体说是1959年成立中国美协新疆分会后才开始的。1966年,“文革”就已经是如火如荼了。中间连10年都不到。发展也就六七年。文革结束以后,真正恢复美术的发展,也就是到了80年代初改革开放以后。中间有好几个断层,文革本身就是一个断层。我当时就想过,应该怎么迅速地、快步地向全国其他省的美术发展状态靠齐、靠拢,其实是不简单的事情。因为新疆毕竟是一个西部地区。西部地区不仅是地域概念,西部这个概念除了地域以外,恐怕更重要的还是一个经济概念。

  《新疆艺术》:您所说的经济概念是什么?

  邓维东:一说西部,就是贫困落后。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新疆美术要想赶上来,这个任务还是很繁重的。

  当时我在主席团会议上,定了一个“十六字方针”,我干了两届,这两届其实都是按照。这个方针在做。

  《新疆艺术》:您当时定的哪“十六字方针”?

  邓维东:整合资源,打造队伍,分头推进,有所作为。

  《新疆艺术》:您所说的资源是指人才队伍吗?又怎么整合呢?

  邓维东:对,我当时分析过新疆美术的状态,应该说新疆美术的基本队伍不差,跟西部地区包括西北西南其他省份比,不算差。

  《新疆艺术》:为什么有如此分析?新疆美术的基本队伍有什么优势吗?

  邓维东:新疆美术的基本队伍有两个特点。首先第一,我们有非常好的学术带头人。这个学术带头人,在全国很有影响我当时分析过这个状态。像新疆的哈孜·艾买提先生、克里木先生、徐庶之先生、龚建新先生、牧歌先生、叶毓中先生等等。这些人在全国是赫赫有名的,画得也非常好,在学术界,很有造诣,很有成就的一些人。

  《新疆艺术》:第二个特点是什么?

  邓维东:第二个优势,我们的基础队伍是相当好的,我们的会员在全国不算多,全国会员有近而150人,新疆美协会员大约有1500人,经常活动的有1000人左右。但是,只要说是我们搞展览,大约都有上千人参与。所以我记得前些年我们搞过新疆当代油画展、新疆实力派美术作品展,我们约稿的时候当时想大约有三四百件,我们能够选出一、两百件,就可以了,我们没有想一约稿就有800多件。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基础雄厚,人才众多是第二个优势。

  《新疆艺术》:您的意思是说我们的优势在于:第一是我们有非常好的学术带头人,领头雁水平是很高的,全国不低。第二是我们有这么好的基础。

  邓维东:对,有这么好的一个群体。其实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所以,我们就把它分成几个团块,分成几个画种来打造队伍。

  《新疆艺术》:哪几个团块?

  邓维东:首先,我们认为,新疆的高校聚集了一大批人才。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新疆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新疆教育学院美术学院,伊犁师范学院、喀什师范学院、昌吉学院、石河子大学都有美术学科。另外新疆还有好几个专业画院,除了我们知道的新疆画院以外,乌鲁木齐市画院,博乐画院,石河子画院,而且这些画院都是专职的,它是在编的,不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业余队伍。

  另外原来还有基础比较好的地州。比如说乌鲁木齐地区人才非常集中。喀什,它的油画历来就有传统。再就是石河子,因为原来兵团在那里,也集中了一大批画家。

  再比如说伊犁版画群体,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伊犁版画群体在全国也是非常出彩的。

  这些可以说都是我们的优势。

  同时,我们还有内地不具备的特质。新疆历来是艺术家从事创作的一块宝地。国内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到新疆采风、写生、创作。新疆的山川湖泊,草原森林,大漠戈壁,风土人情,都让艺术家们痴迷。以新疆为题材的绘画作品中有多幅在新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中国美术馆曾将黄胄叶浅予、韩乐然、哈孜·艾买提、靳尚谊詹建俊刘秉江、阿布都克里木·纳斯尔丁、买买提·艾依提、赵以雄、全山石、龚建新、刘大为冯远吴长江等对中国新疆美术史做出突出贡献的艺术家作为个案研究。

  《新疆艺术》:您认为,新疆这个地方,如果要从事艺术创作的话,它可以进行文艺创作的题材是内地不可复制的,是最独特的?

  邓维东:包括现任的中国美协名誉主席靳尚谊最出名的作品,最代表他古典主义艺术影响力的作品《塔吉克新娘》就取自新疆题材。当今的中国美协刘大为主席,几乎是每年都要到新疆来写生,来进行艺术创作。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后来吴长江主席主持中国美协以后,也经常,去年一年就来了两次。

  《新疆艺术》:您担任新疆美协主席以后,都采取了哪些有力的措施推动“十六字方针”得以很好地贯彻实施?

  邓维东:我认为首先要整合力量,成立专门画种的艺术委员会,因为艺术委员会既是力量整合的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同时它又是中国美协艺术创作群体灼一个非常好的对应的单位。

  中国美协就有油画艺委会、国画艺委会、版画艺委会等,中国美协大概有20多个艺委会。就担任的是民族艺委会的副主任。

  【新疆艺术》:具体做法如何?

  邓维东:中国美协把各个画种组合在一起,充分发挥他们的特长。我当时想,新疆应该很快成立艺委会。

  因此,2001年新的主席团一成立,我马上就思考要把艺委会成立起来。把原来所有的什么工笔画学会,版画学会,原来零零散散的学会,我把它们整合在一起,统统变成艺委会,归某一个画种去管。所以我们这几个艺委会,油画艺委会、国画艺委会、雕塑艺委会、水彩粉画艺委会、版画艺委会、漫画艺委十会,充分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新疆艺术》:请详细谈谈,如何充分发挥了他们的作用,体现在哪方面?

  邓维东:例如,有几个大画种,开展得非常好。就说油画艺委会吧,这几年,几乎都是他们主动在工作。我当时的观点有两条:抓学术品格,出高精尖的人才,出经典作品,出优秀作者。如果你新疆美术想出成效,想有所作为,学术品格是最重要的,因为假如说你在全国没有高地,没有高品位的作者和作品,你说什么也都是空谈。

  《新疆艺术》:就这一点,您始终抓得非常紧?

  邓维东:正因为这样,我们在十一届美展出了金奖,出了赵培智这样的人,因为金奖太受关注了,只要出一个金奖,人们都很关注.它毕竟很难很难。

  其实,十一届美展我们何止一个金奖,我们是金奖、银奖、铜奖,还有四个优秀奖,七个奖同时拿到,这是非常辉煌的历中积累。

  《新疆艺术》:这些得奖的画家全是我们新疆的?

  邓维东:得奖的这些画家全是我们新疆本地培养的,他们就出生在新疆,学习在新疆,然后出成果在新疆。如果从深层次析的话,你是民族的、是地域的,就是世界的,就是国家级的,七个奖同时拿到,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所以,从整合资源到打造队伍,可以说是出了成果了。

  《新疆艺术》:辉煌的奖项,表明了新疆美术实现了跨越式发展。那么除了国家大奖,新疆美办其他方面又是如何走在了全国前列?

  邓维东:这几年,在整合资源后,我们的油画、国画、水彩粉画、雕塑,这些都挺出彩的。我可以如数家珍。每一年十几个展览,大大小小。尤其近几年以来,我们在中国美术馆几乎是每年有一次大型展览。

  《新疆艺术》:都有哪些大型展览?

  邓维东:前些年,我们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合作搞了个“阳光新疆”,是一次写生展。然后呢,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以新疆美术为主题做了“天山南北全国美术作品展”。紧接着又是“新疆油画作品全国行”。再接着就是“新疆国画作品全国行”,这些连环的、一系列的大型美术作品展示活动,也的的确确把新疆的美术推向了全国。

  《新疆艺术》:最重要的是推向全国的时候,一定是很出彩的。

  邓维东:正是这样的,它不是泛泛的展览一场。而是让内地很多观众,包括学术界,都感到很震撼,想不到。这恐怕与美协这些年的工作的扎实、工作的效率是分不开的。

  什么叫有所作为?就是你主动去做。这是一个。第二个是把工作做扎实了,把基本功练好了,这就是我们说的学术品格,这就是基本功嘛。美术这几年成为最活跃,也最有成效的文艺形态,可以说体现得非常好。

  《新疆艺术》:您是如何分头推进“高精尖”和“普及”的?又如何把握好两者的关系?

  邓维东:我讲到在工作的思路上,“十六字方针”,除了学术的、高品位、优秀的、经典的作品和人才以外,还有一个方面就是一定要做群众艺术工作。就是抓两头,一头是高品位、高规格、高水平、出经典、出人才。另外一个就是群众文化。群众艺术,就是美术普及工作,比如说,像少儿美术、农民画艺术、老年艺术,基础培训等等。

  其实,我最早在美协主席团的会议上提出的时候,有几同志是有疑虑的。

  好几位老艺术家都认为:“美协就是出精品。美协是高层次的美术家群体。群众美术让群艺馆文化馆干去。”

  美协要不要做群众文化工作,当时有过争议。但是我始终认为,群众工作是我们出高尖作品的基础,这就像金字塔,底座越大,金字塔的塔身越高。你没有这个底座,简单说,没有人跟着你走,形不成队伍,怎么可能出大家,这个道理也很简单。

  这是个辩证关系,也是一个逻辑关系。

  所以,群众美术团体,外地州美术团体,我们同样非常关注。

  《新疆艺术》:您能否举些例子?

  邓维东:举两个比较出色的例子吧,一个是油画艺委会,我们的油画艺委会自从成立以后,可以说大型的活动、美展,出油画的人才,他们抓得是非常有效率的。

  油画艺委会连续多年举办了重大展览活动。已经连续组织“最美的还是我们新疆”一走进博州、走进巴州、走进伊犁、走进塔城,明年准备走进克拉玛依。这些展览既活跃了全疆的美术创作,又与进京的大型展形成互动关系。

  这些工作,我认为很了不起,因为不客气地讲,有哪一个省能够长年累月地,一直在做群众文化工作,而且如此的脚踏实地。

  这还不仅仅是群众艺术工乍,甚至于我们高规格的画家都在参与这些展览,所以这些群众文化工作,我很感欣慰的是-做得棒极了!

  《新疆艺术》:个人展、小画种这块,您是怎么做的?

  邓维东:新疆各个层次的展览很多,每一年这几个艺委会推出的个人画展,也多达十来个。其要发现这个人画得不错,就会给与关注扶持,告诉他,你开始准备,今年的秋天,给你个人办个展览,或明年的开春,给你个人办个展览。展览开幕式,大家都会去捧场,当然也就是交流和学习。这些工作我们开展得有声有色。

  《新疆艺术》:您怎么样摆脱小画种通常遭遇的困境?

  邓维东:以水彩粉画艺委会为例,水彩粉画是个小画种,所谓小画种,就是说它在全国的影响力不大,水彩粉画是以前高等院校拿来做色彩练习的。而且新疆的水彩粉画,和我们油画、国画的情况有点像,就是它基础其实挺好,原来有一批水彩粉画的画家画得很好,但是,就是因为它规模小、影响力小、尺寸小等等原因吧,说实话,关注度不够。

  《新疆艺术》:那么,您怎样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邓维东:主席团就用了一个年轻人,当然现在说不年轻了。当时四十多岁,因为水彩粉画的影响力不够嘛,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水彩粉画艺委会不行。那么我就针对水彩粉画艺委会,它有很多自身的特点,比如说,它携带非常方便,它创作非常及时,你说主题性创作,它几天就能够出来。另外携带方便,出去交流的时候特别快捷,交流的时候很容易。我们利用它这个特点,我们让水彩粉画艺委会很快就与香港联络上,举办了“新疆,香港水彩互动展”,紧接着趁热打铁,又办了“新疆.北京水彩互动展”。然后,全国的水彩水粉这样的大型展览,我们就动员这些水彩水粉画家,积极参与创作、评选,这也就出成果了。

  现在我们的水彩粉画也成了最活跃画种之一。而且水彩水粉画这批年轻人后来居上,他们的艺术创作整体水准大幅提升。

  《新疆艺术》:从某种角度上来井,新疆各画种都在提升。

  邓维东:是的,还有雕塑艺委会,我们还曾经在上海南京路上,举办过一个新疆风土人情的雕塑展,与上海的市民零距离接触,就摆在南京路上。这也是上海规划局做的一次策划。让新疆的作品与上海的广大市民零距离接触,因为雕塑本身具有公众性,它不像其他美术作品是放到展厅里的。当然,雕塑也可以放到展厅里。但是,一旦它和市民零距离接触,有一种互动感的时候,雕塑的公众性体现得更充分,所以雕塑艺委会也做了大量的工作。以上这些都是我说的整合资源比较突出的几个事例。

  《新疆艺术》:如何面向边远地区、外地州推进基础基层文化工作?

  邓维东:其实我们在这个方面,在群众文化,边远地区、外地州这些方面,可以说我们是下了功夫了。

  美协的工作人员都清醒地知道,如果是外地州来的,尤其是外地州美协的负责人来了,他们特别热情接待,基层美术太不容易了。因为说实话,我就是当年的知青,我对外地州来的,来自基层的,应该说很了解,很熟悉。

  对各地州的促进,尤其是这次千人大培训,我们体会更深。我连着带队先去博州,然后又去了巴州、库尔勒,我们的秘书长郐振明带着去阿克苏,去昌吉讲学的时候,我们一看外地州画家们对高层次高品位的画家老师的那种渴望,甚至让我们非常感动。

  我在博州讲课的时候,我真的很感动。连他们的副州长,文体局党组书记,文联的主席,都坐在第一排,认认真真在记笔记。每一个字人家都在记。甚至于我讲完课后,副州长把我讲的原话都复述了出来。我说你们真了不起。你们都是政治家,却能够对艺术这么关注。

  《新疆艺术》:我们觉得关于群性众文化工作,基础基层文化工作、艺术工作,新疆美协一直抓得很紧。

  邓维东:我也坚定不移地相信,如果没有群众的广泛参与,就不可能出优秀的人才。它这种辩证关系我刚才讲了,就是一种金字塔式过程。整合资源,打]造队伍,我们很清楚,优秀的人才,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说你发现他一用就行,他有一个慢慢渐进的过程。

  《新疆艺术》:您在培养人才方面总是很有经验?

  邓维东:我毕竟是个教书匠,我1977年考学,进入师范大学,然后留校做教师,06年调到文联之前,一直都是教书的。教了将近三十年书。我心里很清楚,要培育人才,要发现人才,尤其是艺术方面的人才,它有一个发现、使用、锻炼、摸索、成熟的过程。

  从我们整个新疆美术的脉络来说,包括我到新疆文联以后,都有一个深切的感受,就是一个艺术家,既要有非常棒的专也的水准,同时,又愿意积极地与参与到或者说和这个社会有非常密切的联系,关注这个社会的变革,进行自己主题性的创作,往往一个优秀的画家或者一件作常好的艺术作品,一定是技术生与思想性完美结合的产物。这个在艺术门类里是相通的。无论散文、小说、诗歌、戏剧、舞蹈,肯定是这样的。既要让人们能够感受到它在艺术形态上的美,有高超的技术性,同时它确实也需要思想性。

  《新疆艺术》:您的很多学术思想、观点,包括人才观念,都值得人们去研究。

  邓维东:这些年以来,我认为我们培养的这些优秀的人才里,有很多优秀作品的作者,他们很乐意用自己的美术作品,自己的术创作来讴歌这个时代,来反映这个时代的变迁。当然,不管是谁的作品,一件优秀作品,它一定是具有时代感的,反映的一定是这个时代,又同时有地域性的,还有他自己的个性特征的作品。

  《新疆艺术》:您对新疆美术的贡献是显而易见、有目共睹的,您怎么看?

  邓维东:如果从整个新疆美术的脉络来说我觉得,也不能说只有这几年就突飞猛进,只有这几年就繁荣就发展,我想,这个与我们的前任有极大的关系,他们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做了很多工作,为现当今做了铺垫。

  《新疆艺术》:您和新疆美术的知名度都在大幅提升,这些成就您怎么看?

  邓维东:这些年以来,我们主要的成就或者我们主要努力的方向,是与全国的艺术同行交流、互动,而且用美术这种形式宣传我们新疆,也可以说,在这方面,我们受到的关注度很高。先不说别的,比如说我自己,这些年以来,只要是中国美术界有大型的活动,都会通知我们新疆,也会让我本人去参与很多很多艺术活动。

  《新疆艺术》:那么,您个人的艺术特质是什么呢?

  邓维东:从我个人来讲,首先,作为一个画家,应该说,还很幸运的,因为现在的艺术创作的氛围非常好。画家可以充分展示自己的艺术才华,没有那么多的限定,没有说你必须是这样必须是那样。从创作的自由度、或者说我们从创作的自选性来说,我觉得这个时代是非常好的。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是,不管是作为美术学院院长也好,作为新疆美协主席也好,我认为,画家,个人的原创性很重要。无论你是从传统中来,还是从生活中来,亦或是从大师那里学习而来,原创是最重要的。

  《新疆艺术》:您认为原创是最重要的,那么您如何坚守原创?

  邓维东:既然原创是最重要真的,完全是你自己对社会,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反映,或者反映自己的艺术思想的,不管你是什么,有一条,一定画的是自己,一定是你对这个社会的认知。是你对时代的情感。

  《新疆艺术》:那么,您的做法呢?

  邓维东:我的作品都是通过对实地写生再进行创作出来的,至今我的速写本不离手,我走到哪里,我都要画速写。

  我不反对运用现代科技,但是,我们现在很多画家过于依赖现代技术,很多画家现在不写生了,背个照相机,他们给外行人说的时候,说照相回去画就行了,外行觉得这是正常的,

  我认为这是不正常的,当你在面对大自然写生的时候,你在画它时的那种情感,是回去后照片无法比拟的,照片千分之一秒照完了,照完回去看你自己的照的时候,都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

  但是,要真的坐在那里画,它出来的时候,它是有故事的。当你翻开速写本,看到那张作品的时候,会突然感觉到-10我年前、20年前、30年前的故事,都浮现出来了。另外一个就是,它既是现场速写,那么也有最写真的情感在里面,也是最直接的创作源泉。

  我一直提倡,也一直身体力行。希望艺术家们,面对大自然的时候,去直接写生,而不是去拍照片。

  【新疆艺术》:您坚持直接写生,而从不去拍照片?

  邓维东:当然,我应该纠正一下的是,我刚才讲过,我也不反对用现代技术很快捷地搜集材。但是,在你利用照相机的时候,利用录像机的时候,千万不要因为这个原因而弱化了你速写的能力,原创的能力。

  《新疆艺术》:您怎么看新疆的艺术创作的空间?

  邓维东:既然我说了原创很重要,那么我们一定画本地的东西。

  画泰山,有山东那边的画家。画黄山.有安徽的画家。我们为什么不表现我们自己呢?我们为什么不逮住我们最具有民族特征、最具有地域特征的新强来画呢?

  《新疆艺术》:您总是看好画本地的题材?

  邓维东:我刚才前面已经说了,新疆造就了那么多大画家,我们守着这么一个艺术创作的天堂,为什么不去充分利用这么好的资源呢?

  《新疆艺术》:你是强调挖掘好本地的题材?

  维东:新疆这个地方,我可以这么说吧,正因为解放前新疆美术几乎是断层的,现代美术几乎是没有的,它的传承上远不如内地那么密切、密集.正因为样,那么新疆的艺术创作的空司就恰巧让你可以有所作为,它的空间几乎是白纸一张呀!要进行艺术创作多便利呀!这是一个辩证关系。

  《新疆艺术》:在您的眼里,一个画家应该是怎样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画家应该具备哪些基本素质?

  邓维东:从我个人的学术观点来讲,我首先认为,一个画家应该是个文化人,因为一个画家,如果他对文化的理解,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对世界的了解,知之甚少的话,那他是画不好画的。画家,虽然不是政治家,他应该懂政治;虽然不是思想家,他应该有思想。也惟有如此,一个画家、一个美术工作者,他才能够让自己具有一定的艺术水准,具有一定的艺术质量。

  《新疆艺术》:您认为一个有所作为的画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文化修养?

  邓维东:因为只有这样,绘画才能成为你整个民族文化结构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表现形态。其实有时候我们去欧洲,去法国、意大利、希腊,我们看什么呢?看人家的古建筑,看人家的古庙,看人家的教堂,其中重要一条,就是看人家的美术馆。

  《新疆艺术》:您为什么那么重视美术馆?

  邓维东:美术馆其实就是我们所知道的西方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成果的集中地,我们所说的文艺复兴,除了其他的艺术形态,‘文艺复兴时期,最重要的表现其实就是美术,就是绘画,包括雕塑。

  所以一个艺术家,无论从古到今,从中到外,都应该注重自己的文化品格,都应该不间断地去充实自己。

  《新疆艺术》:您说的充实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内涵所指吗?

  邓维东:我说的这个充实自己,既是一种绘画技术,同时也是一种思想。不断地让自己对社会有新的认知。

  再说了,科技、知识都是在不断地更迭,更新,你如果真的什么都不了解,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我想你也画不好画吧。《新疆艺术》:甚至现在画画的材料都不一样了。

  邓维东:我现在用的很多材料都具有国际性了。都不仅仅是中国生产的原料了。所以我想,这也是我们一个画家自身应该注意的。

  《新疆艺术》:近年来,新疆题材的作品、新疆画家通过群展的方式进入了国内艺术品市场,可以称之为新时期新疆艺术家新起航的里程碑。

  邓维东:2010年,以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为标志,新疆进入发展、繁荣的新时期、新阶段。自治区党委七届九次全委(扩大)会议确立新疆实现跨越式发和长治久安具体战略。我们被赋予新的文化使命。在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关怀支持下,经文联新一届党组班子的积极努力,我们在中国美协、中国美术馆和地方宣传文化部门的支寺下,通过“天山南北-中国美术作品展”、“新疆油画全国行”、“大美天山--新疆中国画全国行”等一系列展览,进入国内艺术品市场。2012保利春拍一“新疆专场”的不俗成绩,带给我们许多有益启示和鼓舞。新疆文化建设的大发展、大繁荣,需要市场的认可和支持,与国内、国际的艺术交流活动要更大力度、更频繁地开展。新疆艺术创作有其独特的优势和前景,而在展示、推广、交流、宣传、市场等方面,则任重而道远。随着这扇大门缓缓开启,未来呈现在世人眼前的将是一片更加广阔而美好的风景。新疆有很多艺术门类,油画、国画可以作为亮点,可以形成新疆的名片,可以让世界了解新疆乃至中国的文化软实力。前方还有更美好的愿景蓝图,正等待我们去耕耘,去甫捉,去实现……

黄山:新疆文联编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邓维东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